大图
您现在的位置是 :主页 > 澳门三合彩开奖网站 >

对话辛巴:我是一个会说话的棋子|尺度

发布日期:2021-11-16 05:31   来源:未知   阅读:

  济南城市形象宣传片《最好的济南》正式推出。那原本是一场要在快手上持续36小时的浩大直播,赶在双11前,辛巴牟足了劲儿要大干一场,辛选的员工甚至在开播前一天原地做起了俯卧撑,以显示他们为这场声称要连播一天半的直播做好了体能储备。

  辛巴为此预热了一周,拉上整个家族和员工出镜种草 “福利”,这都是不常见的。

  10月31地中午12点,这位在快手上坐拥9000多万粉丝的超级主播,准时开播了,但很快下了播,再出现,是晚上6点,看上去似乎兴致不高。很长一段时间,他没有在镜头前,而是由徒弟蛋蛋与时大漂亮代播。到了晚上11点多,辛巴出现在徒弟们身后,他趴在椅背上,双臂叠在一起,过了一会儿他走到镜头前,带着徒弟们鞠躬致敬自己的粉丝,就像往常下播前一样,但不一样的是他对着镜头一连说了十来个“对不起”。

  直播结束了。一共7小时左右。但为了将品牌方的货物过完,他承诺在11月1日晚6点再播。

  疲惫、沮丧和不悦,在他的这场直播中交替出现。主要原因,还是跟平台给他的流量有关。他觉得没到平台此前承诺的数值。他跟快手的纠葛已经持续了不短的一段时间。

  一个多月前,我们跟辛巴进行了一场4个半小时的对话。那差不多是在“燕窝事件”后辛巴因喊话快手官方而被快手再度封号一周后。

  在杭州博地中心50层,超大落地窗办公室里——这是杭州已建成的最高楼,位于“宇宙第二中心”钱江世纪城区域,很多直播电商都聚集在此,一是因为环境好容易出片子,二来是租金高决定了来钱慢的公司都不来这儿。2019年6月,为应对快速起飞的行业和公司,辛巴在这儿建了个分公司,4万多平。

  他确实有点儿狂,尤其在说起自己的竞价能力时,他认为自己强过主流电商平台,“因为我直播间同时有100万人想买这个东西,就看你的价格和产品是不是我想要的”;他diss传统品牌暴利还不给真材实料的商业模式;指责平台随意更改流量规则。几天前他刚因为这事儿被封禁直播,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而采访当天,他刚刚参加完快手电商116商家大会,为平台推出的“三个大搞”站了台——大搞信任电商、大搞品牌、大搞服务商。“他们在台上讲的很多问题都是我提议的。”听起来有些得意。

  狂,口无遮拦,是他惯常展现出来的一面,而这一次,他无意间流露出来了另一面,更具陌生感的意味——对认同与理解的渴望。

  他提到资本,“是因为看好我,看好场景和人,看中了就投,这里没有对赌。真正懂你能助你能成一番事业(的人),他在乎的是赌你的未来,而不是赌你未来盈利多少”;

  他提到快手,“去年我给一笑写了一个关于做电商的建议,一笑是挺认同的,临走的时候他给我的评估是阿里的P11”;

  他还提到在2019年初直播电商刚兴起时,自己找过一个老板,“我说你给我拿10个亿,我把这些网红全签了”,当然了,也并没有实施。

  期盼中的赏识总是缺席,辛巴只能自己干。凭着一股野蛮生长的劲儿,在薇娅、李佳琦出圈的2019年,扎根在快手这一非先天电商属性平台的辛巴,直播带货早已单场破亿,之后的数字越来越大,10亿、20亿……时常位列全网带货销量销售额榜首。但在快手之外,人们谈起这个人,多是他引发的各种争议。

  他很出圈,只是几次出圈“姿势都不对”,一次是请成龙等明星在鸟巢开演唱会,因为妻子初瑞雪穿婚纱登场他跪地戴戒指被认为是网红高调办婚礼;一次因为觉得粉丝被歧视跟酒店工作人员起冲突……还有最出名的燕窝事件。全是负面。

  “之后一有个新闻就往偏了带。”甚至连他在疫情时给武汉捐物资1.5亿网友都表示怀疑,“辛巴捐款1.5亿是真的吗”这个问题当你在搜索框键入“辛巴”两个字时会自动跳出来。

  但在他的追随者看来,他“不是什么网红主播,而是线月份广州直播电商节上,一位追了辛巴好几百米想求一张合影的大姐对我们这么说。90后的辛巴是她的引路人,她说。这位原本做小生意的大姐现在也做起了直播带货。

  “他有天生的商业敏锐度”,辛选副总裁杨帆说。2016年,辛巴26岁,从跨境贸易转向自主品牌研发,公司落户广州白云,曾为他下游公司内部管理者的杨帆加入创业。“原来在跨境贸易这个行业里面他很有名,你会看到做的好的一些大咖,基本都认识他,口碑也很好。”

  辛巴在那个时候做了一件颠覆行业规则的事儿。当时在海外贸易中一些紧俏的货都需要先款后货,而交易双方却大多互不认识,多是通过淘宝或中间人担保。“贸易这种互相交易是需要信任的。”于是辛巴将自己认识的100家上下游公司的人都聚到了大连一家酒店,让他们认识。

  “花30万让他们做买卖,行业人说我脑袋有病,但两三个月后,我们发现行业里只要吃饭,或者大家聚到一起聊天,都会聊起一个人叫小辛。接触不到的都会给小辛打电话,这个货靠不靠谱,是不是真货都会问我,行业的资讯、行业的资源、行业的信任都在我手里了。”辛巴这么描述那段“反向操作”。

  跟很多主播误打误撞进入直播带货的状态不一样,辛巴在商业路径上走的每一步都算是在看到趋势后的主动出击。

  跨境贸易受政策影响大,也无法沉淀品牌价值,辛巴决定做自研品牌。而做跨境贸易时,辛巴给京东蜜芽聚美优品等平台供货,陈欧4000多万的微博粉丝让他看到了流量的力量,于是他在做自研品牌时开始有意识的寻找流量富矿,短视频刚刚兴起,快手进入视野。

  辛巴很快学会了这里的玩儿法,他开始在各大主播直播间里疯狂撒钱霸榜,“一天几十上百万的刷”,没多久,各直播间里的活跃用户都被吸引到了辛巴的账号下。“他跟大家聊什么?聊自己的商业梦想,聊理念,他是一个没有遮掩的人,他在线下跟我们沟通的内容就是他在跟他的粉丝去沟通的内容,别人给他回馈的信息,他再回到自己的这些产品里面去,完成了一个反向的调研工作。”杨帆说。

  2018年,快手开通小黄车,实现了商业路径的最短化距离。辛巴用自研品牌棉密码卫生巾试水,第一场直播就卖了12万。“他就兴奋的在这屋里跑,他觉得巨大的商业价值已经到来了。”

  没过几天,辛巴再次开播,卖了360万,“他说把供应链好好整理一下,我一天能卖上千万。”没有人相信,杨帆记得他老婆还说他“吹牛吧你。”不久后,辛巴第三次开播,不到一小时卖了1300万。他开始启动公司规模,“供应链强则前端强”。而在这过程中,原来一直在撒钱和各种问题上不停跟辛巴battle的杨帆开始逐渐闭嘴。

  他们拿着现金去找工厂采买,没有回款压力的工厂自然降低了价格,“化妆品原本在这个链路里面它的利润10倍20倍起步对不对?他把这个理念全打破了,我要做供应链变革,我挣的不是你消费者的钱,我挣上游的钱。”杨帆很兴奋,她变换了一下在沙发上的坐姿,张开双手,“大b端的思路直接给c端,消费者不要疯掉吗?”

  但贴地皮的价格最初只让他赢得了快手内的消费者,他直播时张扬的姿态加之快手本身的定位,使在这一生态之外的人并不买账,甚至他的狂妄刺痛了很多人。

  在整个互联网上,辛巴似乎成了一个分割阶层的标志点。虽然当下大众在形成共识这件事情上越来越难,但能使整个互联网群体割裂成二元对立的两派的人也是少数(这里不包括流量明星的无聊粉丝骂战)——一派偏“城市精英”,他们将辛巴视作一个狂妄的草莽,满身污点,做什么都是在演戏“割韭菜”;另一派则是以快手用户为主的三四线城市人群,在他们心中辛巴是一个永远为消费者着想的良心主播甚至平民英雄。

  从他的粉丝分布也能看得出来,这个在快手上有着9570万粉丝的超级主播,在微博上的粉丝数却不过寥寥百万。

  所以,也不知道是曲高和寡还是他行事过于个色,在薇娅的谦寻、李佳琦所在的美腕纷纷接入资本时,辛选这家企业还依然在单打独斗。

  而现在,辛巴对于得到“精英”的认可表现的越来越明显,他想要一个伯乐。他说自己有一次在办公室喝多了哭,觉得委屈,“最大的就是希望更多人理解我,懂我。”

  今年下半年起,辛巴整个家族的流量都不如往常,这使人感到不爽与挫败。采访时,辛巴的两位徒弟正在直播,一个电话打进来,大概是在说流量的事儿,辛巴带着点儿不耐烦质问对方,“你到底懂不懂怎么投流量?两个人都开播,流量不投就这么干搁这儿憋着啊?”

  后浪研究所(以下简称后浪):你账号最近被平台连续封了几次,为什么总要在直播间里喊话快手?

  辛巴:我们也几百个亿的一家公司,跟一个平台合作它随便去更改规则,我一个三十几岁的人,我爹也不是谁,我农村出来的,我能有什么办法?我得活着。

  从来快手那天,我就是来这儿投钱做生意的,也从来没差过快手一分钱,但现在你想把我的流量变成公域,我不可能干,我花几十个亿(积累的流量),你总得给我说法,要不你把几十亿退给我账号给你。

  辛巴:快手除了有快手电商部,还有一个快手辛巴部,就专门负责我所有的问题,能直接对接到老板那儿。

  辛巴:以前不理解我啊,所以就很生气,我也是几百个亿的一家公司,4000多人,每天开门三四百万就没了。

  辛巴:2020年的时候(一家短视频平台)确实找过我,那时候我也说了一句话,比如我视快手为刘备对方为孙权,我说不管多大的诱惑,我不可能带着我的兵投奔了孙权去打刘备,这是一生的道义问题。

  辛巴:不是。虽然隐忍很多年,也有委屈,但是我感不感谢快手?感谢,因为你是新时代的产物,我们也是相辅相成的。去年我给一笑写了一个关于做电商的建议,一笑是挺认同的,临走的时候他给我的评估是阿里的P11。

  辛巴:我说我们是做电商的,基础设施有什么?首先我们跟哪几家物流公司深度绑定,你有吗?我有1800客服你有吗?你不开玩笑了吗?我说电商公司没有客服,没有售后,基础设施你都没有。你自己培养主播的能力方法有吗?这我都有。我并不是自大,就是直播电商没有人比我更懂,只是我的能力有限,我也不做平台。

  辛巴:特别想做,没那本事。90后里我算是最适合做平台的一个人,我比任何一个平台都懂货,我只是做的没有这么宽,但是我做的每一款都精。

  做了平台能怎么样?一年做1000亿3000亿,那我把直播板块做好保住我原有的500亿,之后我新发展的业务可能又变了500亿,也是1000亿。

  我要确定辛选在未来直播电商里一直处于什么位置,我的服务标准是什么,我能服务到多少板块,这是我要完成的,先把基本面巩固住之后再说,我的年龄做什么都不晚。10年前大家做个APP可能需要花个一两年,现在15天不就出来了吗?不着急,方向定位好供应链再整理整理,再说呗。很多人都问我这个问题,那么着急干啥?这时候出来不让人踩死吗?

  除了快手上自己的粉丝,辛巴对整个互联网都没什么好感,他觉得这个地方太容易扭曲他的个人意志了。以及,他讨厌网红这个称呼,他戏称,在快手,江湖不是人情世故,江湖是讲讲辛巴。

  后浪:电商直播最初阶段肯定是淘宝更有优势,你为什么要选快手这样一个不具备电商基因的平台?

  辛巴:空白的市场意味着竞争可能小一些,也比较适合新兴企业的发展,没有电商基因是可以培育的。

  但像某些主播那套我做不了,你让我往那儿一坐:hello大家好,我是辛有志,然后什么说完就完事了,你让我这么做,我宁愿不干了。

  我就是要让老百姓知道你今天需要的点在哪,我为什么出现,你为什么来这儿。直播场景营销它最重要的点是在于这,而不是说我坐在这我是个工具。

  最好的销售关系是什么样?我是你家楼下的商店,你经常上楼下买东西,你跟那个老板还有感情,还嘻嘻哈哈地说两句话,这是最好的关系。这里包含了信任,包含了习惯,包含了离不开。我就在做这种营销方式。

  后浪:下沉市场是近几年所有电商的必争之地,很显然你之前也看到了这块市场的价值。

  辛巴:我非常讨厌这句话。我可以理解为我们生活在一线城市,二线城市、三线城市、四线城市,怎么四线城市就没有亿万富翁?就没有开百万车的吗?我说过我不排斥任何一个用户。我也没办法去反驳这些大佬们说的话,但是三四线城市人怎么了?这些人更单纯、更可爱、更善良,更简单不复杂,他们更需要知道世界的真面貌是什么,他们更渴望看到更多新鲜的知识。

  后浪:大家对快手上的直播电商的认知,其实有点像对拼多多刚出来的时候的认知,便宜、假货多。

  辛巴:你可以理解为现在整个直播电商行业百分之六七十的人都在割韭菜。外面说辛巴割韭菜,不是辛巴割韭菜,是整个行业割韭菜,把帽子扣到辛巴头上。我1800客服,12万平仓库,一天吞吐量80万单,我有自己的质检部门,这样的一个企业是在割韭菜?我们背了这个行业的锅,包括燕窝,因为是先行者。

  2019年我在鸟巢开了个演唱会,有的媒体报道我办婚礼黑我,那天他们来采访让我咣咣一顿撅,给撅走了。跟我核实过吗?我那是去回馈自己的粉丝,让粉丝看到我的凝聚力和我对他们的爱,你们想看成龙我可以把成龙请给你们看,这是我的诚意和态度。

  演唱会一共3个小时,我就中间插10分钟给我老婆下个跪戴个戒指,让我媳妇幸福一下子,一起生活了几年了,一直忙于事业没办过婚礼。这有问题吗?

  只是说我这个小企业干了别人大企业的活儿,很多人不接受而已,那时候我才29岁,对吧?他觉得不适合你做。为什么不适合我呢?许你家孩子3岁会3×3,不许我4岁会6+6是吧?

  辛巴:我不需要破圈。而且那次跑偏出圈还一个原因,那时候快手口碑不怎么好。

  当然,自己以前飘没飘过?飘过,买了个豪车,自己坐的,燕窝事件发生之后再也没坐过。两次出圈姿势不对后一有大新闻就往偏了带。我觉得互联网扭曲了一些东西。

  辛巴:所以我说好在互联网时代把我生出来了,也坏在我的性格不适合做互联网。我适合做传统型企业,怎么规划、发展、去做哪个市场,雷厉风行,但在互联网世界你想当舆论的导向者,或者说你是公众人物,雷厉风行不好使,都得柔柔弱弱的。我的争议不就是因为太真实了吗?董明珠不说实话吗?董明珠不骂人吗?我觉得这个社会需要商人讲实话,如果我丢失了这份诚实,我的存在就没有意义了。

  辛巴:因为我真的懂老百姓想要什么,我也真的能做到很多产品我永远不赚钱,甚至砸钱我都愿意给他,这才是服务的最高境界。

  没有什么比性价比更值得尊重的。性价比跟便宜是两回事,老百姓买的是占便宜捡便宜,而不是买便宜。

  后浪:大众对你的认知挺撕裂的。你的粉丝粘性很大,但出了这个生态,外面的人对你评价就很复杂。

  辛巴:有年春节的时候,快手官方让我去跟快手上的一些博主大网红啥的吃个饭,就告诉我说一定要低调,我说行,去了我就往这一坐,谁那让喝酒就喝酒,我就表现的很弱,但是所有人最后聊聊就聊我身上,他就是一种现象。特别是在快手,江湖不是人情世故,江湖是讲讲辛巴。你到快手任何一个直播间去看,他都得讲辛巴,讲别的事10万人(看)讲辛巴30万(看),我也没招儿,骂你他也涨人气,讲你好他也涨人气,所以我现在面对这种困境。

  有一次我自己坐办公室喝酒,喝多了就可委屈就哭,说想做一件了不起的事儿,这都我老婆告诉我的。我不喝酒不诉说委屈,我最大的就是希望更多人理解我,懂我。

  辛巴讲起过一些小时候的趣事,无从考证,但很有意思——是他向父亲提的三次建议:将经营的水果摊改成水果超市、买下日本军工厂留下的石头山采石、把姥姥做的大酱拿到超市去卖。得到的回应分别是“这玩意成本太高了”、“那破X石头谁要,100年没人动了”、“那破X大酱谁家没有”。而半年后,别人开了水果超市一天卖两万;他17岁那年,有人因为修路石头山一年卖上千万;第二年,东北三省遍地广告全是正宗农家大酱。

  辛巴:黄峥遇到了一个伯乐,成就了一番事业,我也在找。这其实挺重要的,懂你的人1块钱可以把你捧到楼顶,不懂你的人100亿可能让你坠入谷底。我觉得我慢慢会遇到自己的伯乐。

  辛巴:我希望把我所有这一年的想法和经验和思考的东西讲给他,然后他能给我指条明路,因为这个阶段我再决定做什么事,应该是一生的问题,但是我的经验还不够。

  辛巴:资本。我到底应不应该走资本?我自己内心是拒绝的,那么如果走,我应该怎么走?

  辛巴:到现在为止我没有拿任何人的融资。第一我不缺这个钱;第二,资本有他的目的,他会对企业的收入有很大的要求。那我觉得企业应该先稳固底盘的时候它不需要增长,他一过来之后说“我投你钱了,你得对我的钱负责”,我又是一个负责任的人,我天天考虑你,我不考虑用户、不考虑公司发展了吗?

  近几年是这个行业的成长期,我没有办法按照他的要求去把这个行业做成什么样,而是要用我的野蛮成长方式把这个行业带向什么样。

  辛巴:有很多,到现在我都接触。2019年的时候(一家大厂的战投),一趟一趟跑广州,那个时候投这种企业是非常盛行的。但我就是不想让他们进。

  其实那时候也难,没有人理解,你说我东家是快手,你投我算咋回事?快手怎么看呢?就成长过程当中谁也没有站到我的角度去考虑过这个问题。

  辛巴:对了。两年前提过,但顾虑这个顾虑那个。后来快手要投了,咣,燕窝事件发生了,又给搁浅了。

  辛巴:对,那个时候都聊到怎么换了,因为我说我也没有钱,我也买不起快手股票,那就咱俩换,然后你少给我打点钱就行,少给我点股票也行,多少都行。就往这方向聊了,后来因为燕窝事件又不了了之了。

  辛巴:如果遇到一个这样的人,是因为看好我,看好场景和人,看中了就投,这里没有对赌。真正懂你能助你能成一番事业(的人),他在乎的是赌你的未来,而不是赌你未来盈利多少。如果一旦成了,我支撑他的资本可以变成百倍,但他别到中间稍微有点问题的时候,就开始撤了,那我风险太大了。

  挺逗的,辛巴说他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不想挣钱。一个商人,却说自己不想挣钱。

  后浪:辛选2018年成立到现在不过3年时间,已经超4000名员工了,这样的成长速度,管理方面应该有很多难题,你遇到的最大的难题是什么?

  最近这段时间我探讨比较多的一个话题,是当公司面对一个问题的时候,作为老大应该是什么样态度?

  燕窝事件发生后我没罚一个人一块钱,叫过来,坐,想明白了吗?想明白了,站起来说我错了。我想听你今后应该怎么样。品控流程又增加了一个卖点卡审核。

  辛巴:分钱才是管理,分明白钱就是最好的管理。一个老板如果既有人情味又会分钱,就是无敌的。

  给品牌方退链接费的理由就是你们相信我比这15万更贵重,也是拿这几百万给自己在品牌界打个广告,从那之后品牌就开始相对更认可我了。而且我永远保销量,如果只卖个几十万,钱必须要退给人家,不能让人家赔钱,这是做生意最大的忌讳。

  辛选自有品牌找工厂的时候,第一理念是不压任何人的钱,只要货到了马上现金全付,这样采购会降低3%~5%左右的产品成本。

  人活着是操控钱的,钱是一个工具,人是有感情的,我们不能被一个没感情的东西操控。

  辛巴:我不在意老百姓再给我多少钱了。谁都赚他钱,别人赚得更多。我今天这生产成本15,两件加一起30加运费35加税40块钱,给我5块钱行吗?行,拍。去掉工人开支我还剩2块,挺好,不贪。我的利润低的可怕。以前聊这东西很兴奋,现在好像是在向社会解释。

  但是我们选品没选好,确实有责任。我带着徒弟挺理直气壮还回应呢,直播间里跟品牌方打电话,我说你确定这里的丝是燕窝丝吗?他说巴哥我确定,我问他两遍以上,完事我“咣”电话挂了。你说是不是我过度相信自己的合作伙伴了?

  人家给推广费了合同也签了,如果有违法违纪的宣传等行为,就全都品牌方来承担,但事情发生后,你发现他可以不承担,因为他可以跑路。我们正常尽了合同的义务,只是他没有尽,导致我们到前头来买单了。他能跑,我往哪跑?

  辛巴:我是谁?我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对我?我就是想做点事咋这么难呢?全网热搜,舆论冲击大的时候,我已经被击溃了,我都觉得自己是坏人,每天靠喝酒睡觉。

  什么时候我突然反应过来了,有一天我突然收到一条信息,是一个比我大十几岁的大姐,大概10年前我俩合作过,很久不联系了,她说“这些年我一直在关注你,我一直都认为你会成功,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次的事儿,是不是跟你这几年的迅速成长以及成功,这种速度让你对冥冥众生失去了敬畏之心?”我眼泪哗就下来了,恍然大悟,我忘了很多东西,包括初心是什么。

  我就收拾东西去公司了,也不工作,前几天就在办公室坐着,让公司人知道我在这儿,他们也需要主心骨。

  判决下来(确认融昱公司故意误导辛选作出虚假、引人误解的宣传行为)之后是我近大半年最开心的一天,至少还给自己一个清白,我不能当一个无良商人,做人得讲良心、讲诚信、说实话,这是我的价值观,也是我一直坚持的东西。

  辛巴对自己的“狂”认知很清晰,甚至让人对他这种略显耿直的坦诚感到有些窘迫。他总是这样,单刀直入,容易刺痛很多人的神经。

  辛巴:现在短视频和直播的内容都到了天花板,你不觉得你已经不像曾经那么刷了吗?这叫降,你的意识在降,未来还会持续降。能变现的人都去赚钱了内容就越来越少了,这是几大平台一直缺少的东西。

  我根本不看好这个行业。直播只是电商板块当中的一个服务板块而已,更何况这种泛娱乐平台,没有办法做到自己完全供货,那你怎么避开淘宝、京东?每个平台有每个平台的属性,我们能直播卖货,但你的专业主播又没那么多,慢慢就得下滑了。

  这个市场已经到了一个平稳期和定江山的时候,现在谁专业的人越多,谁在市场占的份额越稳。

  辛巴:我不想一直自己当主播,那我怎么能让一个企业活下来,就要培养其他的主播。而且更多的主播代表着供应链跟你的关系更近,你的话语权更大。然后我就拼尽全力的分流量,自己越播越少给这帮新人让路。

  燕窝事件发生后,我在家呆了很长时间,公司每个月还有几十亿的销售额。不管多网络暴力对我的影响多大,你看看我的商业模式,它给我赢得了未来,赢得了机会,赢得了活下去的能力。当时我建企业的时候就说过一句话,我不求大家回报多少,只一个原则,让企业活着,活着就有机会。

  后浪:我知道辛选早就启动了一个专门培养主播的项目,你这是把自己的退路都想好了?

  辛巴:我把学校建好了,每年能输出人才,两大平台永远离不开跟我的合作。我给他输送主播他都得给我钱。

  我知道自己不会一直在这个行业里,只是离开的时间没定。这个行业的未来我都看得比较清楚了,把这些东西奠定下来,稳稳当当的就可以了。

  我还要做直播场景,不是直播基地,直播基地解决不了所有主播的问题,它未来一定是个失败的事。未来直播优化的点是在于直播场景,一个主播100万个粉丝,他没办法有自己的质检财务物流等等,那直播场景就可以解决他的后顾之忧,他可以用更多的时间去了解产品,好好卖产品,带着自己的粉丝直播就可以了。

  辛巴:我害怕有一天我支撑不了这份支出,我压力挺大的,我的梦想是真的要付出很大代价的。我想解决我看到的某些行业的痛点。我们是一只鸟,缺什么样的羽毛,应该补什么样的羽毛,而不是不断重复做原本的业务。

  其实中国最好的生意应该是什么样的?应该是微信把流量放出来,跟淘宝共同成立一个平台。但没事,我就一小商家,你们干啥我搁旁边都能捡点。

  后浪:如果所有中国所有直播电商平台算是一盘大棋的话,你觉得你是棋盘上的什么角色?

  然后走着走着有可能有某一个伯乐就说了,我觉得这盘棋赢得漂亮,我现在下棋连下了三天三夜,我得回去睡一宿了,你来接管吧。这是一个成长。

  辛巴:我从小就这样。一个不自信的创业者,你为什么要相信他?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我自己,怎么能让你相信我?你为什么要相信一个只会说好听话的人?为什么不愿意去相信一个说实话的人?这就是我对这个社会觉得不公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