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图
您现在的位置是 :主页 > www.33421.com >

中国最大贪污犯 靠岳父上位 只手遮天敛200亿 5个女人贴身伺候

发布日期:2021-10-13 20:00   来源:未知   阅读:

  依托自身供应链优势赋能行业洋码头用新方式俗话说“寒门出贵子”,本意就是出生普通家庭的人,由于早早品尝了人间冷暖,为了出人头地,在学习中十分勤奋和努力,直到有一番大的作为。而他是中国最大贪污犯,靠岳父上位,只手遮天敛200亿,5个女人贴身伺候!

  他就是谷俊山,出生在河南濮阳的一个小村庄,小学和初中都在当地学习,由于调皮捣蛋,学习成绩并不出众。初中毕业后,他就参兵入伍,成为一名仪表员,日常工作表现也非常一般。

  谷俊山人生最大的转折就是,娶了一个有家世背景的妻子,婚后在岳父的扶持下成功上位。谷俊山有一套自己的做事方法,在位期间疯狂敛财,雨露均沾,还哄得上下级都非常开心。

  随着谷俊山参加工作的时间越长,经历过多次升迁,可以说是位高权重。他便开始只手遮天,短短3年就敛财200亿,开豪车住豪宅,家里还有60个下人拆迁,还有5个女人贴身伺候,过得极其潇洒。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尽管他费尽心思收买人心,巨额的财富还是让他贪污的罪行暴露无遗,光在他老家查抄的物品就有足足4卡车,令人瞠目结舌。

  深扒谷俊山和他的家族:涉案200亿 把20岁女儿献给“背后靠山”8年狂升5级官至副部级

  8月10日新华社消息,军事法院认定谷俊山犯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行贿罪、滥用职权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赃款赃物予以追缴,剥夺中将军衔。

  从农家子弟到空军地勤新兵,再到濮阳军分区,直至总后勤部要职,谷俊山如何步步崛起?现重温财新网2014年1月推出的谷俊山系列特稿。

  2013初谷俊山在河南的老家被抄,调查人员起获了数百箱的军用专供茅台,还有寓意“一帆风顺”的大金船,寓意“金玉满盆”的金脸盆,以及纯金像

  20多名身着便衣的武警,排成长长的两排,相对而立。一箱箱军用专供茅台,通过这条人手流水线,被传送到门前两辆绿色军用大卡车。

  此外,被查抄的还有一艘寓意“一帆风顺”的大金船,一个寓意“金玉满盆”的金脸盆,以及一尊纯金像。

  2012年2月,谷俊山的名字从总后勤部领导名单中消失。国防部的官方网站上,也搜索不到谷俊山的名字。

  2013年8月1日,国防大学教授、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军队建设研究部副主任、政治工作研究所副所长公方彬大校,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时,透露了谷俊山涉及贪腐的问题。

  公方彬曾说,“谷俊山及其前任犯罪,连续两个军队高官出现犯罪,老百姓不满意。” 这是官方权威人士首次公开披露谷俊山的因贪腐被调查的消息。

  公方彬所言“其前任”,即原海军副司令王守业,被指贪污1.6亿元人民币及包养情妇,于2006年被军事法庭判处死缓。二人都曾任解放军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部长。

  谷俊山在老家的房子,位于河南省濮阳市孟轲向东白仓村13排第3号院,与其二弟的两户独院连在一起,三户独院的地下室相通,足有30多米长。这些堆积如山的名酒就一箱箱码在里面。

  查抄从下午1点开始,连续两个晚上。各种财物装了整整四卡车,在茫茫夜色中驶向濮阳武警支队。

  前来执行任务的是来自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检察院的办案人员。现场有濮阳武警支队的人员配合。有目击者说,抄家的武警白天清查登记,夜里装车,“怕老百姓看见影响不好。”

  其实,多少年来,谷俊山早已不在此居住。或许,就连谷家的人也不记得地下室堆积如山的军用专供名酒,已经放了多久。

  同时被查抄的还有东白仓村的村支书、谷俊山的小弟谷献军(外号谷三)的家。专案组的人扑空了,谷献军已把东西转移,只抄出很多军队专供茅台酒的空箱子。

  据知情者称,早在约一年前的2012年春节前,来自北京的军方纪委、检察院人员,就进驻濮阳,住在濮阳军分区内部宾馆。很快,谷俊山被调查的消息就在濮阳流传。也是在2012年2月间,国防部官方网站显示,谷俊山从总后勤部的领导名单中消失。

  2012年春节期间,调查组仍未撤离。直到3、4月间,中纪委、最高检的人陆续加入,组成了十几人的军地联合专案组,调查才实质性进展。

  专案组调查了谷献军在濮阳开办的从事军用物资生产的企业;从濮阳中原路派出所户籍室调取了谷俊山的户籍资料,核实其年龄。调查组还要求濮阳市主要领导以及濮阳市高新区负责人,书面汇报与谷俊山的交往。

  2012年5月,谷俊山被正式停职接受调查。有关部门对谷俊山的调查事项多达十几条,其中三个方面的初步调查结论,出现在相关的通报中。

  谷俊山曾任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办公室主任、营房土地管理局局长,基建营房部副部长、部长,全军绿化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全军房改办公室主任等职。

  谷俊山任职期间,军队住房标准大幅度提高。军营第四次大规模扩建及营具全面升级换代,谷俊山从中寻租。在不少位于城市黄金地段的军方土地出让中,谷俊山亦收受巨额回扣。

  在北京,谷俊山染指的二环黄金地段周边军队地产达数十块,拥有数十套房,每套面积都在170平米左右。

  在上海,一块军产地卖了20多亿元的高价,其中大约有6%是谷俊山的回扣;在河南老家濮阳,谷氏家族攫取的土地和开发的楼盘远近闻名。

  谷俊山还与地产商商定,地产商从他手里拿地,中间差价利润的60%要归其所有。

  知情者透露,谷俊山一直希望在总后勤部副部长的位子上能更上层楼,为此大肆培植亲信。“他要那么多钱主要是下面还有好多人等着。”该知情者说,谷俊山自恃从军多年,部队根基稳固,毫不掩饰对权力的欲望。

  为了给自己增加“红色血统”,谷俊山还专门曾雇人为其父亲作传,夸大和虚构其革命经历,为其“落实”革命烈士身份。濮阳当地,甚至专门为其父建有“革命烈士陵园”。

  谷俊山案发后10个月左右,办案人员查抄其在濮阳的老家,在当地显赫一时的谷氏家族开始土崩瓦解。

  2013年1月16日,谷俊山的弟弟谷献军因涉嫌犯罪被网上追逃。警方的追逃信息显示,谷献军涉嫌一起贪污贿赂案。之后的3月26日,谷献军的“挑担”(方言,又叫“担挑儿”、“连襟”,指妻子的妹妹或姐姐的丈夫)张涛被警方通缉,他在最高检察院反贪总局正在侦查的一起职务犯罪案件中有重大犯罪嫌疑。而据财新记者获悉,张涛在此后的4月间向濮阳市公安机关投案自首,谷献军也于8月间落网。■

  从农家子弟到空军地勤新兵,再到濮阳军分区,直至总后勤部要职,谷俊山如何步步崛起

  官方公开资料显示,谷俊山1956年10月出生。2003年,谷俊山晋升少将。八年后的2011年“八一”建军节前夕,谷俊山被授予中将军衔。

  但谷俊山的发小、战友对其年龄有不同说法,称谷俊山实际上生于1954年10月,属马。谷俊山案发后,调查组人员曾到河南省濮阳市孟轲乡东白仓村和其曾经就读过的小学,专门调查了谷俊山的真实年龄。

  谷俊山是地道的农家子弟。从他爷爷那辈起,就一直居住在东白仓村。其父谷彦生,1924年农历正月初二出生,1990年去世。其母十六七岁左右从临近的孟村嫁到东白仓村,与谷彦生共育有六个孩子。

  东白仓小学是谷俊山的启蒙之所,初中他就读于南里乡中学。在村民看来,青少年时的谷俊山很调皮,学习成绩不出众。1971年月1,初中毕业没多久,谷俊山即参军入伍。那年,他17岁。

  吉林省东南部长白山区的柳河县,驻扎着沈阳军区航空兵16师48团。1971年年中,在新兵连集训后的谷俊山被分到48团机务大队二中队服役。

  起先,谷俊山任仪表员,1974年前后提干,任特设师(排职),分管飞机仪表、电器。当时,16师驻扎柳河,分内场和外场。内场即飞机场,外场驻地距离内场几公里之遥,作为地勤人员的谷俊山即在外场。

  在战友们的印象中,谷俊山个头矮,脖子短,看上去很谦和,但工作能力和技术水平一般,不踏实,爱走上层路线,为很多战友不喜。在全团党员评议中,谷俊山曾多次获得“差”评,曾遭到时任团副政委张龙海的公开批评。

  一位老上级评价谷俊山:“我曾说他无德无才无貌。现在看来,也不能说是无才,会来事就是一种才能,可以说他情商很高。这也是他后来能一路走到那么高的原因。”

  谷俊山的“会来事”全团有目共睹。有战友回忆,那时候谷俊山搞关系还不会含而不露。当时团部机关一干事下到二中队任代理指导员,其妻子在部队服务社邮局工作,谷俊山常去串门,送土特产。后来该代理指导员官至师政委,在谷俊山的提拔上,起了不小的作用。

  谷俊山成婚也是其频繁往内场首长家跑的硕果之一。张龙海团的大女儿张素燕,在柳河县药厂工作。谷俊山认识后,立刻展开追求攻势。

  战友说,那时首长的女儿们一般优先找飞行员,其次才是地勤政工干部。谷俊山在部队表现不好,张龙海认为他没有出路,曾极力阻止俩人来往,甚至将谷俊山调往16师位于吉林海龙县(现梅河口市)山城镇机务教导队当教员,训练新兵。但张素燕很喜欢谷俊山,追随至山城镇。拗不过女儿的张龙海终勉强同意了这门婚事。多年后,张龙海在16师副政委的职位上离休。

  1985年6月,决定大裁军,大量部队人员或转业或调回原籍。谷俊山的岳丈张龙海通过其在济南军区的战友,将谷俊山调到其河南老家濮阳陆军军分区,其妻张素燕进入濮阳市公安局。

  谷俊山成功躲开了部队转业潮,却因不懂业务被分区安排搞第三产业。孰料这一安排,彻底改变了谷俊山一生的命运。擅长迎来送往的谷俊山如鱼得水,从此平步青云。

  “如果不调回濮阳军分区,还在16师,以他的水平和能力,顶多也就是排级干部转业,干不上去。”前述谷俊山昔日的上级说。

  上世纪80年代末,全民经商成风。其时,由于价格双轨制,很多有门路的单位钻政策的空子,倒腾紧俏物资,平价进高价出,赚取巨额利润。

  时任劳动服务公司经理的贾庆贤回忆,当时的说法是“老虎下山,猴子上树”。“老虎下山是指部队要搞经营,猴子上树就是要地方搞活。”

  在这种大气候下,经营办与濮阳军分区联合兴办了联营厂和橡胶厂。濮阳军分区聘贾庆贤当经营办主任,并授上校军衔,副主任由少校谷俊山担任。

  有了解谷俊山的人士说,谷俊山正是凭借地方支援部队建设的政策,跟有关人员很快拉上了关系,从购进大量平价钢材、木材、原油,然后高价倒卖,获利颇丰。然后到处送礼,赢得了军分区领导的赏识。

  贾庆贤不认可上述说法。他对谷俊山印象不错,合作三四年,“谷俊山很有能力,为人实在,分配给他一件事,白天黑夜地跑,为军区出了不少力。”

  贾庆贤说,所谓军地联营厂,地盘、人员、大部分资金均来自,产品也是自己消化。谷俊山的作用主要是“跟有关单位疏通关系”。那时候搞经营,三天两头工商查、税务找,“我们跟部队联营,要的就是这个虎威。”

  贾庆贤承认,联营厂的利润归,但部队组织活动等,联营厂会赞助。油田每个月的各种福利,濮阳军分区也可以享受。

  贾庆贤年长谷俊山几岁,“我好喝个酒,有时在饭桌上,我训他,他就嘿嘿直笑,大哥大哥地叫。”在贾庆贤看来,谷俊山很适合做后勤服务,有个大事小情,只要一说,立刻就跑,就办。

  谷俊山也颇得部队领导赏识。1993年3月,他被提拔为濮阳军分区后勤部长,副团级。原濮阳军分区政委管培松说,谷俊山那时很少管家事,一心扑在工作上。

  一位曾与谷俊山相熟的濮阳老干部回忆,他当乡党委书记时,跟谷俊山时有来往。谷俊山比较讲义气,喜欢张罗吃饭,最大的才能就是走上层路线,拉关系。“他到领导家去一趟,就知道人家缺啥。会这一手,多硬的领导,都能让他腐蚀了。”

  1994年,谷俊山迎来人生的第二次转折。这年,济南军区有首长下来检查工作,谷俊山负责后勤接待。谷俊山搞经营的才能受到首长的赏识,次年,他被调到济南军区生产办公室,任副主任,正团级。

  谷俊山后勤管理才干得到充分发挥,职位也迅速蹿升。很快,他升任济南陆军指挥学院副院长,副师级。期间,谷俊山被安排到国防大学进修。

  2001年7月,谷俊山奉调进京,任解放军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副部长。进京两年后,谷俊山晋升为少将军衔。从正师级到副军级少将,谷俊山仅用了两年。

  2007年6月,谷俊山任解放军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部长,全军房改办公室主任。两年后,任解放军总后勤部副部长。2011年“八一”建军节前夕,谷俊山晋升中将,直至2012年2月,解放军总后勤部进行人事调整,谷俊山不再担任副部长。

  谷俊山担任营房部副部长、部长8年,正值解放军大幅提高各职级军人住房标准、大修大建的时期。据新华社报道,2003年至2007年,共有9万多名军队离退休干部拥有了自己的住房。其中,专项投资25亿元。而2005年至2007年间,投入更新改造干休所、住房条件和营院环境,总后勤部投资达5亿元。

  相对应的是,2008年修订后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营房建筑面积标准》实施,较1979年颁布的老标准,各职级军人公寓住房标准有较大幅度的提高。其中,最低标准上浮18平方米,最高标准上浮50平方米。

  这一年,总后勤部还再次调整全军住房租金标准。据解放军报报道,自2008年8月1日起,军队住房月租金标准由现行的每平方米使用面积1.20元调整到2.60元,同时增发军队人员房租补贴。

  在大幅度改善军人住房条件的同时,2007年始,全军还展开了继1950年代以后的第四次大规模军营建设。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次大规模军营建设,计划用9年时间,分两期对全军旅团部队进行营区综合配套整治,涵盖旧房整修、设施改造、环境治理以及适量的缺房添建等。

  新华社报道显示,至2009年10月底,全军先后对200多个旅团部队营区实施综合整治,整治后的营房15到20年内不需再做大修整;全面推开土地竞价转让方式改革,转让土地累计获益300多亿元。

  谷俊山曾对新华社记者说,到2015年,全军实现“现代营房升级换代基本完成、现代营房标准制度配套完备、现代营房先进技术普及运用、现代营房管理机制全面构建”四大目标。

  与此同时,2010年11月,军队房地产租赁管理改革在全军部队全面推开。当时已升任总后勤部副部长的谷俊山接受中国网记者采访时称,军队空余房地产作为一笔大的战略资源,近年来为部队作战训练、战备执勤、武器试验和屯兵养兵,提供了重要物质依托。

  此外,全军还开展了大规模的学习营具升级换代。人民网报道称,自2004年开始,全军作战部队基层连队学习营具大规模补缺配套,至少投入2.4亿元经费。

  军队住房标准大幅度提高、军营第四次大规模扩建以及营具的全面升级换代,本是军队后勤保障的大事,谷俊山却从中谋得寻租空间。其中,尤以土地处置和房地产开发领域为甚。

  以钓鱼台七号院别墅为例。地处北京黄金地段玉渊潭公园北岸的钓鱼台七号院,以奢华的私家园林而闻名遐迩,2011年曾以每平方米30万元的天价名噪一时。

  财新记者获悉,钓鱼台七号院所在土地,原属一家国有企业,被部队以科研名义征用。几经腾挪后,民营企业中赫集团于2007年部队土地以招拍挂方式出让的大限来临前夕,通过协议方式购得,开发成高档楼盘。那正是谷俊山主政营房部之时。■

  谷俊山在家中排行老大,有三个妹妹和两个弟弟,其中四个当兵出身。小一辈中,六个外甥,七个侄女,都曾参军或上军校。

  谷俊山的妻子张素燕,原是柳河县制药厂职工。1988年,随谷俊山调入濮阳市公安局,起先是负责信访工作,后来逐步升职,曾任高新公安分局局长,市公安局政委。

  2001年谷俊山到北京任职后,张素燕也前往北京。她仍然是濮阳市公安局政委,但主要在濮阳驻京办负责信访接待和截访工作。

  谷俊山的小弟谷献军在濮阳开发的融金国际花园楼盘,占用了胡村乡胡村集的土地。该村老百姓到北京上访时,曾与张素燕有过一面之缘。

  村民们回忆,2012年农历八月十七日,天下着雨,村民们去中纪委上访。在信访办大院,张素燕大声地指挥着保安,驱赶来上访的村民。

  谷俊山经常回老家。但凡濮阳有新的书记或市长到任,谷俊山都会回来,和地方领导搞好关系。当地一名老干部说,濮阳多任主要领导均跟谷俊山关系密切。曾经,谷俊山得知济源市一位领导即将调往濮阳任职,即安排去济源视察。

  谷俊山每次回濮阳,大多住在军分区的别墅。平时该别墅由他妻妹一家居住。2013年1月,财新记者前去探访,那是有些年代的别墅区,共有三排,每排前后六户,独家小院,咖啡色屋顶,米黄围墙,外观静谧素雅。推门进去,枯叶满地,一片萧瑟。

  三年前,经谷俊山协调,上面专门拨款给濮阳军分区修建新宾馆。2013年初,该宾馆对外承包后试营业。有知情者透露,酒店中原本专门给谷俊山装修了一套超豪华的贵宾房,没想到后来谷俊山出事,那套贵宾房注定是等不来主人了。

  谷俊山当了大官后,谷氏家族中的人更加重视风水,买地置业、搬迁修墓等都要请风水先生。村民们说,谷家旗下开办的企业,名称中大多有个“容”字,也是专门请人算过的。“容”字上面是宝盖头,下面是“谷”,寓意福禄护佑谷氏家族。而谷献军甚至将东白仓村中他家门前的那条路,命名为容府大道,并立路牌。

  一溜儿灰色围墙沿马颊河东岸由南向北排列。站在桥上眺望,围墙内一座座仿古四合院灰色屋顶隐约可见。这就是濮阳著名的马颊河别墅区。

  别墅区占地约20亩地,原是几十户村民的责任田。2009年,谷俊山的小弟谷献军以每亩六万多元价格从村民手中买过来,修建了七栋别墅。

  七栋别墅中六套分属谷氏家族六位兄弟姊妹,余下一套谷献军计划送人,以答谢在其盖厂房时曾批地相助。2011年秋,别墅修建装修完毕。搬家之时,盛况空前,濮阳市多位领导亲自登门捧场,轰动一时。

  据去过别墅区的村民介绍,每套别墅都是独立的四合院,主楼三层错落,红柱回廊,飞檐峭壁。置身其中,宛如古色古香的老北京城。庭院里种着从外地运来的各色名贵树木,院里车库、电梯以及佣人房和食堂等一应俱全。

  七套别墅中,每套占地两亩多,谷献军家的那套占地约三四亩,尤为奢华:一层六卧两卫两厅,客厅80约平米,餐厅也有30多平米。楼上谷献军住的卧室,号称总统套房,仅红木家具就价值数百万。

  相对于马颊河别墅的静谧中的奢华,置身濮阳闹市区的“将军府”声名更大。谷俊山案发后,网上曾有人将谷献军在濮阳所建的“将军府”,误认为是传言中北京CBD附近谷俊山的府邸。

  “将军府”系2006年谷献军占用东白仓村十三四亩集体土地所建。有村委会成员说,当时占地没有任何手续,至于后来有无补办用地手续,无人知晓。

  这座被当地人称作“故宫”的“将军府”气度非凡,由故宫设计院的工程师亲自设计,仿照故宫建筑建造。主楼三层,配楼两层。门前回廊、室内的精美雕梁画栋,也出自故宫画工手笔。从2009年动工直至2011年夏天初步竣工,耗时三年有余。

  曾在“将军府”干过活的村民说,两名来自故宫设计院的老画工,以每人每天3000元的报酬,带着五六个工人干了三个月。谷俊山出事的消息传出后,谷氏家族人心惶惶,画工们的工作没完即打道回京了。

  整个“将军府”的结构可谓匠心别用,空中瞭望很像一把手枪。主楼阶前,有两尊站立的汉白玉大象,偏房前是金元宝造型的喷水池;后院有亭台、花园,长长的回廊蜿蜒期间;靠南围墙边的一溜房,专供管家、佣人住宿。

  谷献军曾对人说,“将军府”这个名字是他大哥谷俊山起的。然而,谷俊山再无缘消受这座豪华府邸了。

  2013年初,一位东白仓村民向财新记者抱怨说,两年前,他儿子为建设“将军府”拉过土,3.7万元工钱,到现在都没结。

  后来身居高位的谷俊山,身边的追随者,不少是他昔日的战友,以及当初的上级。

  来自河南开封的战友宋某,已经转业到地方。谷俊山到总后任职后,将其调到总后某招待所当所长。另一位战友王某,能说会写,转业后到河南某地方法院当党委书记,谷俊山请他专门为自己的父亲树碑立传。在地方法院多年不上班的王某,直至谷俊山案发,悄然回到原单位。2013年中,宋某也被有关部门抓走。

  跟宋某、王某一样的还有冯某,他们“就像他的家丁一样”,唯谷俊山马首是瞻。一位昔日老部下,看到谷俊山北京家庞大无比的宅院里,除了常规设施,还有招待所、食堂,更有很多勤务兵和旧部服务忙碌。有一年谷俊山的父亲去世,昔日的上级、战友携带重礼纷纷来京吊唁,年过半百的他们还在其父的灵位前下跪磕头。■

  谷三在村支书任上的十年,正是谷俊山从济南军区到总后勤部平步青云的十年,谷家的财富随之暴涨

  谷三圆脸,中等身材,体胖肚凸,与大哥谷俊山比较相像。和谷俊山一样,谷三也是初中毕业后去当兵。1999年前后,谷三从部队复员,起初在濮阳市检察院当司机开车,后来回东白仓村的副支书,2001年任村支书,一直干到2010年去职。

  东白仓村居濮阳东北部,东面是,向南是濮阳老城。随着濮阳城市扩展,东白仓村变成濮阳新城中心华龙区的一部分。如今,整个村子已经不复农村景象,到处都是楼房,空余处也多是在建或待建楼房。

  2012年11月,东白仓村委会一楼门厅的墙上,仍贴着村支部名单和照片。谷献军排第一,职位为村支书。照片已褪成蓝白色,谷献军略胖的圆脸,看上去有点浮肿。此时,距离他已辞去村支书一职已近两年。

  谷三在村支书任上一当就近十年。这十年,正是谷俊山从济南军区到总后勤部平步青云的十年,谷三以及家族的财富暴涨。

  在濮阳,除了别墅区和“将军府”,还分布着谷氏家族开发的商贸城,已售和待售的各种楼盘,以及位于城市中心的“烈士陵园”和两所“兵工厂”。谷三的生意涉及军需生产、土地和房地产开发以及建设工程等领域。

  伴随着谷俊山主管军队后勤,远在濮阳的专门生产部队所需营具的谷氏家族家具厂和军用篷布厂应运而生。这两家工厂,是谷三最早开办的企业。因生产物品专供军队后勤,当地人俗称“兵工厂”。

  篷布厂位于濮阳高新区东王什村。曾在厂里干过活的村民透露,篷布厂由谷三的姐夫杨银举负责管理,有上千平方米的车间,雇佣数百工人,年产值三四千万,专门生产绿色军用帆布帐篷,销往全国部队。

  2012年三四月间,中央调查组到濮阳调查,杨银举等人闻讯一度曾将机器藏到东王什村的村民家。之后不到一月,篷布厂停工关门。

  有知情者称,该篷布厂经营了三年多,是个没有牌照的“黑工厂”。财新记者也没能在当地工商部门查询到有关该厂的资料。

  谷三的家具厂坐落在濮阳高新开发区中原路与濮水路交叉口,正式注册的名称为和容现代办公机具有限公司(下称和容机具公司)。

  知情者称,开发区主要领导一次批给谷三300亩土地,270亩用于建设和容机具公司,剩下30亩被谷三倒卖。

  工商资料显示,和容机具公司2009年4月27日成立,注册资金1180万元,有两名股东——谷三的“挑担”张涛出资680万元,任董事长;他的小舅子徐凤仪出资500万元,任监事。

  和容机具公司生产经营现代办公家具、钢制文件柜、档案密集架、办公桌椅、书架、床等。据曾在该公司干活的村民讲,厂子大约有300多名工人,生产的铁皮柜、高架床、办公桌椅,订单都来自部队的,先付款后出货。最红火时,从全国各地来的大货车络绎不绝,每天公司门口停靠四五十辆,排成一字长蛇阵。

  2011年12月,和容机具公司突然变更了股东,李彦民取代张涛成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生于1963年的李彦民,华龙区胡村乡张仪村人,曾在谷三旗下的多个公司任职。此间,正是坊间传闻有关部门对谷俊山展开调查之时。

  东白仓村全村2500多人,原有4000多亩土地。谷三上台时,村里至少还有三千多亩。谷三任支书的10年中,三千多亩土地几乎被悉数卖掉,如今只剩180余亩企业用地。

  一位曾跟谷三搭过班子的原村干部说,一开始,谷三主导村里卖地,事先还会跟村班子成员打个招呼,后来,索性就先斩后奏了。“他说卖地,没人敢吭一声。”谷三要开村委会,想通知谁参加就通知谁。

  一位东白仓籍的濮阳老干部说,他退休五六年,没见村里开过一次村民大会。濮阳城市扩建涉及的几个村,都有村干部卖地的问题,但东白仓村的情况尤其严重。“我跟区长发牢骚,区长说人家有大领导罩着,管不了。”

  除了把土地卖给开发商盖楼,谷三等个别村干部也自己盖房子,或出租或出售。在东白仓村,财新记者看到,谷三及其家族的住宅楼,不下七八处,普通村民宅基地12米长,谷三家的18米。谷三的二哥、大姐、二姐的房子都在村里,村西一条巷子两边,谷氏家族的楼房长达150多米。

  知情者透露,谷三及谷氏家族在濮阳的巨额财富,首先是通过出售村集体土地直接或间接攫取;或通过帮助开发商征地获取相应的好处与回扣;或暗中与开发商勾结,名义上开发商拿地,谷三及家族操控或持干股。

  2001年3月15日,谷三做主将东白仓村114亩地企业用地,以每亩7.8万元的价格卖给濮阳市怡景置业有限公司,用于开发商业住宅。合同规定,怡景置业公司沿街门市房建成后,其中有4000平米门市房将以每平米650元的价格出售给东白仓村。但后来怡景公司并未兑现承诺。经村民不断上访,怡景公司遂以另外2000平方米土地作为置换了结。

  谷三等人在置换地上盖了楼房,以每平方米2600元左右的价格出售。东白仓村民们称,他们没有从中分到钱。

  该开发商又开发咖啡时光小区,征用东白仓村80多亩地。村民们抱怨,开发商留下的安置失地村民的上千平米门市房,也被谷三占用出租。

  2004年前后,东白仓村生产一组、二组村民的地,以及村集体土地苹果园,近280亩被卖给开发商建设南江住宅小区。其中,预留七八亩集体土地,准备建设保障房。2007年左右,这块预留地又被谷三和当时的村长(现任村支书),以每亩五六万元的价格买下,开发了两栋面积建筑面积达1万平米的住宅楼,以每平米3000元出售。村民们说,仅此一项,谷三等人至少净赚上千万元。

  而南江小区预留的40余间门市房,本应用于东白仓村安置失地农民,却被谷三主导私下出售。有村民多次向濮阳市纪委等部门反应,至今无果。

  除了打安置房的主意,谷三还或明或暗直接向开发商索取土地,作为其帮忙征地的回报。知情者举例说,在濮阳江汉路与长庆路附近有1亩地,即为开发商送给谷三,他盖了门市房出租给琴行;黄河路北的义乌商贸城开发商送给谷三5亩地,他开发成商住楼后又卖给开发商。

  一名村干部说,谷三对村里土地财富的攫取无所不用其极。有相当一部分集体土地,谷三通过租赁或直接占用攫取。在黄河路南与幸福路东交叉口,有东白仓村集体两亩多地,被谷三改建为五层商住楼出租,一分钱也没给村里交过;东白仓村委会北面有块3.7亩的集体土地,也被其占用。

  此外,谷三还承揽了很多开发商建设小区的配套工程。更早几年,谷三承接了濮阳军分区新盖家属楼、办公楼的工程。知情者称,这些工程由谷三出面承揽,然后倒手转包,获利丰厚。

  成立于2007年11月的容金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容金公司),是谷三旗下最有名的企业。在容金公司成立前五个月,谷俊山出任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部长。

  工商资料显示,容金公司涉猎的领域主要是建设工程投资总承包、装饰工程、房地产开发、物业管理以及融资等。容金公司是谷三的夫妻店。法定代表人谷献军,出资900万元,占1000万元注册资本的90%,其余10%由其妻徐敏出资100万元。

  一年后容金公司增资扩股,注册资金增加至2000万元,新股东张燕峥出资1000万元,拥有50%的股份,其余50%由谷三夫妻持有。到2011年5月,容金公司股东再次发生变更,张燕峥拥有的50%股份出让给谷献军,退出容金公司。

  容金公司设立之初,办公地点曾在濮阳黄河路咖啡时光西门附近。那是谷三妻弟徐凤仪的房产。

  容金公司2007年11月注册,次年获得从事房地产开发的临时资格。之后短短几年,容金公司如濮阳地产界的一匹黑马,蹿升为一线地产企业,先后开发了容金国际、容金豪庭等多个大型豪华商住楼盘。

  据河南省公布的地产企业业绩信息,容金公司在建标准厂房40万㎡ ,普通住宅(容金国际小区)20万㎡,前者2008年4月开工,计划四年半后竣工。后者2010年8月动工,计划2013年5月竣工。

  2011年10月,容金豪庭建设项目通过濮阳市高新区环保局环评。容金豪庭地址位于开州路东、绿城路南,项目占地19122.8平方米,总建筑面积86446.8平方米,项目总投资约3.76亿元。拟建设高层商住楼6栋及相关附属设施。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开发商预售商品房必须具备“五证”齐全。未取得预售许可的商品住房项目,房地产开发企业不得进行预售,不得以认购、预订、排号、发放VIP卡等方式,向买受人收取或变相收取定金、预定款等性质的费用,不得参加任何展销活动。

  但据当地媒体报道,容金国际三期建设中,五证中只取得了《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就匆忙上市销售。有关部门知晓这种情况,也仅仅是通过媒体提醒市民,并未做任何处罚。

  任丘路与丽都路交叉口一带,是原华龙区政府所在地。这块地被濮阳市规划为未来的中心商务区。2011年,濮阳市政府挂牌出售这里一块约300亩的土地。谷三一出手就拿出定金1亿元,拍下土地,他对外声称,要建一座七星级酒店。

  谷俊山案发后,谷三闻风而逃,工程被迫停工。如今,那块地杂草丛生,一片荒芜。

  东白仓村700多户,绝大多数每户只有0.27亩宅基地盖的楼房和院落,全村财富加起来不过2亿多元,而谷家的财富至少两三倍。“这些钱怎么来的?”有村民愤愤地问。

  村民们说,谷三从小性格有些“孬”,随着其兄的权势增长,也渐渐开始张扬,一度从武校雇佣了几十名保镖看家护院,还豢养了好几条藏獒、狼狗。

  因为卖土地,谷三得罪了村里很多人,但村民们见了谷三,都面带笑容,“心里恨得很,怕得很。”一位村干部说。

  2010年夏天,当了10年村支书的谷三终于不干了,东白仓村的土地已经所剩无几。谷三成了濮阳市最富的人,而村里却没有发展出什么集体企业,不少村民只能靠出租房子、打零工谋生。

  一位与谷俊山、谷三都打过交道的当地老干部说,他曾跟华龙区的一位领导提到,谷三这样蛮横霸道,老百姓怨声载道,你们也不管管。对方回应说,谷三有钱,有帮,从上到下都有人,市里、区里、乡里都不敢管,咱敢管?

  这位自述与谷三个人“关系很好”的老干部说,谷三对朋友和跟他关系铁的人,什么事都好说,啥事跟他一说就一个字“弄”,对关系不好的人,则是“治”。谷三胆大,敢干,成绩也有,东白仓村城中村改造,没有他弄不下去,但他私心太重。

  在村民眼中,谷三到了贪贿无度的地步。农历二月二原是谷俊山父亲冥辰,但谷三称是他母亲的生日。每年到这个日子,东白仓村村干部都要集体专程到北京看望谷母,奉上红包。

  一位乡镇干部直摇头说,做了半辈子农村工作,也没见过这样的村长(支书),人在北京遥控指挥,平时村里见不到人,到卖地、征地时就回来了。

  面对谷三的飞扬跋扈,谷氏家族的暴富,村民们敢怒不敢言。他们知道在谷三和谷氏家族身后,站着中将谷俊山。

  自知谷三根深树大惹不起,村民们就告濮阳市土地局违法征地,而且经常去市里、省里和北京上访,有时一去就是几十上百人。有意思的是,谷俊山调任北京后,其妻子作为濮阳市公安局政委,也常驻北京,主要负责濮阳市驻京办的信访接待和截访工作。

  村民们差不多进京上访一次,谷俊山就会回濮阳老家一次。2011年农历八月十七日,村民们在北京上访。四五天后,谷俊山就出现在濮阳。

  谷俊山回濮阳,通常先坐专机到开封,然后濮阳,专程到开封去接,一路浩浩荡荡。前述老干部说,他三四年前在街头碰见濮阳军分区的老首长,聊起谷俊山对方直摇头说,谷俊山不出事则已,一出事肯定就是大事,“胆子大得很啊”。

  2011年底,谷俊山被调查的消息传出。谷三在家过完除夕,大年初一即匆匆出走,之后再没回来。曾经一段时间,有传言说谷俊山没事了,东白仓村一时人心惶惶,担心谷三卷土重来。到2013年元月上旬,有关方面正式启动对谷三的调查,调查人员到东白仓村谷家查抄,村民们半悬的心才落了地。

  2013年1月12日,谷俊山老家被查抄。查抄特意安排在深夜,也不让村民围观,消息还是不胫而走。起先,村民们只觉惊喜、解恨,后来听说整整四卡车贵重物品被拉走披露,村民们情绪变得复杂起来。有人甚至抱怨:那么多好酒,还不如给俺们喝点,还会记点你的好。

  2013年初,财新记者来到濮阳闹市中的谷家“将军府”,大门紧闭,久扣无人,门口悬挂的容金公司项目部铜牌,落满灰尘。■

  病逝于1990年的谷俊山之父,有一座个人陵园,墓前牌位上刻着“雨花台烈士”五个字;更在一本名为《生死记忆》的书中,被塑造成一位早年参加革命、“讲情义、重然诺的男子汉”。

  在濮阳市中心繁华地带,店铺密布、楼房耸立。一处大约五六亩空地,一圈围墙,突兀扎眼。一扇小门常年紧闭,透过门缝,依稀看见半大柏木,翠绿逼人。

  这座位于闹市区的幽静之处,既非私家花园,也非市民公园,而是远近闻名的谷俊山父亲的陵园。

  这个陵园,占地面积约五六亩。村民们还记得,这座陵园所在地,是谷三专门从山东请来风水先生看的。

  陵园建成后,每逢清明,谷俊山回来扫墓,,前呼后拥。而大多数时候,园门紧闭,时有军人去打扫。村民们说那是濮阳军分区的人。

  2012年春天,当调查组人员到濮阳进入陵园时,发现谷彦生墓前的牌位上赫然刻着“雨花台烈士”五个大字。

  消息传出,几乎整个东白仓村村民都瞠目结舌:1990年去世的谷彦生怎么会是“雨花台烈士”?

  而财新记者查询获知,濮阳市民政部门的烈士档案中,并无名叫“谷彦生”的烈士。

  2011年5月,一本名为《生死记忆:周镐与谷彦生的故事》(下称《生死记忆》)的书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该书一经面世,即得到大力推广。

  据《生死记忆》一书载,谷彦生,曾用名谷同义,1926年正月初二生于濮阳县孟轲乡东白仓村。谷家世代务农,其父谷穆强,母亲颜运芝均为农民,谷彦生是他们的独生子。

  1942年初,16岁的谷彦生被抓了壮丁。这年4月,第三十九集团军副总司令兼鲁西行署主任孙良诚率手下王清翰等人投降日军,身为王清翰勤务兵的谷彦生也成了一名伪军。

  1945年8月抗战胜利后,孙良诚向国军“投诚”,他的伪军部队被收编为暂编第五纵队,后改编为第一绥靖区第一〇七军,孙良诚任绥靖区副司令兼一〇七军军长。

  1948年12月,受上级指示,中共华中分局京沪徐杭特派员周镐策反孙良诚和一〇七军中将副军长王清瀚。

  周镐,1910年1月出生,湖北罗田人,黄埔军校武汉分校七期学生。1946年加入中国,此前曾在孙良诚部队中任总参议。

  其实,周镐还有另一重身份,少将军统特务。早在1934年,周镐就加入了复兴社的特务处,即后来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简称军统)。1943年初,戴笠派周镐潜入南京,与军统有合作关系的周佛海将其安插在汪伪中央军事委员会军事处第六科任少将科长。

  在南京,周镐秘密组建军统南京站,并任站长。因工作出色,很快被提拔为军统少将。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周镐因涉嫌贪污一度身陷囹圄,后被释放出狱,赋闲在家。

  此时,原汪伪军事委员会政治部情报局上校秘书、中共地下情报人员徐楚光,负责南京、上海一带的情报策反工作。

  徐和周二人是湖北同乡,在南京汪伪政权时代就相识。经徐介绍,周镐加入了中国,担任中共京沪徐杭特派员。

  1946年8月,军统局正式名称改为国防部保密局,周镐被任命为少将直属组组长。这年秋天,王清翰的勤务兵谷彦生来到了周镐身边。汪伪政权时期,周镐曾代表军统策反过孙良诚、王清翰等人,认识王清翰的勤务兵谷彦生,见其为人机灵,就要到自己身边。

  1948年9月,经华中工委第六工作委员会安排,周镐一家人及谷彦生等进入苏北解放区。此时,淮海战役打响,周镐奉中共华东分局和华东野战军敌工部派遣,策反孙良诚。孙良诚投诚后,周镐、王清翰等人通过孙良诚,策反第一绥靖区司令刘汝明。

  首施两端的孙良诚表面上同意给刘汝明写劝降信,暗中却嘱咐送信的副官,务必向刘汝明说明信是被迫写的,并希望刘汝明帮他脱离危险,立功赎罪,效忠。

  《生死记忆》称,1948年12月下旬,刘汝明获悉孙良诚的真实意图,即制定了假起义、线日,周镐、王清瀚与孙良诚、尹燕俊等人过淮河,前往刘汝明部。

  周镐过淮河前,在蚌埠北岸与谷彦生告别,是书中最浓墨重彩渲染的场景。该书称,周镐临行前嘱咐谷彦生:如果他三天不回来,请将一本日记和钱物交给夫人吴雪亚。

  周镐果然再没回来。一到刘汝明部,周镐、王清瀚等人即被逮捕,当晚被押往南京。解放前夕,周镐、王清瀚先后遇害。1965年,周镐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按《生死记忆》的说法,谷彦生与周镐分别后,在淮河北岸等了七天,也没见到周镐回来。回到解放区后,谷彦生将周镐托付的日记和钱物交给了吴雪亚。后来,这些日记收藏在雨花台烈士陵园纪念馆。

  该书叙事首尾呼应,第一章是淮河北岸周镐与谷彦生分别的情景铺陈,最后一章是1950年初谷彦生在大雪纷飞的淮河边,追思周镐的描绘。

  但谷彦生的人生并没有结束,其后半生如其祖辈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终老于濮阳东白仓村。

  1989年,谷彦生罹患癌症,曾入住河南大学附属医院医治。次年,谷彦生去世,时年64岁,葬在东白仓村。其时,谷俊山还在濮阳军分区任职。

  一些村民对记者说,《生死记忆》中有关谷彦生的很多经历都是编造的。他们记得,2011年,即谷俊山升中将那年,谷三从上海请来一个老太太(即吴雪亚),说是一位革命烈士的夫人,说他父亲曾经救过她的命。当时村民们听后,一笑了之,无人当真。

  该书以吴雪亚名义写的代序中称,解放后50多年间,吴雪亚与谷彦生天各一方,音信隔绝。直到2008年春,谷俊山找到她。

  在濮阳,谷彦生的“烈士”之称不为人知,但这个代表红色血统的光环并非只刻在鲜为人知的墓园牌位上,也书写于《生死记忆》的代序中。上述代序称赞谷彦生是一位讲情义、重然诺的男子汉,并说“我相信,如若周镐和谷彦生两位烈士天上有知,也一定会为我们高兴的” 。

  该书的作者孙月红是雨花台烈士陵园纪念馆的工作人员。她在“引言”中称,此书的主要内容来自谷彦生的口述。引言说,她采访谷俊山等人获知,1990年病榻上的谷彦生弥留之际,用了七天时间,断断续续地、艰难地讲述了周镐一生的传奇故事,讲述了自己怎么跟着周镐走上革命道路的难忘历程。子女们用录音机录下这份珍贵而鲜为人知的历史。

  而谷俊山的战友向财新记者回忆,在柳河时,谷俊山就曾对新兵吹嘘,自己的父亲是周恩来的警卫员,被传为笑谈。

  《生死记忆》的出版颇受上海文艺出版社重视,该书2011年5月面世后,得到大力推介。

  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邓伟志在《解放日报》读书版刊发文章称,书中的另一位主人公——谷彦生与周镐一样是“有思想有理想的人”,并称颂谷彦生及其儿子曾细心照顾周镐烈士遗孀及其子女至今,“谱写了讲情意、重然诺的感人篇章”。

  很多推介文章中,都称书中主人公周镐是热播电视连续剧《潜伏》中余则成的原型之一。不过,《潜伏》作者龙一向财新记者证实,余则成的原型并非周镐,他写作时甚至都不知道有周镐这个人。